<
>
<
>
news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Title
张荣:建筑产业化的四种模式及IP演绎

发布时间:2020-01-02    作者:admin    点击量:

来源:新营造(ID:xinyingzao_1994

建筑产业化、工业化是中国工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建筑产业转型过程中许多推动者的理想与初心。但随着越来越纷繁的变化、越来越庞大的产业参与主体,相关话题已超出建筑产业化这个狭窄领域,很多问题值得认真梳理。任何产业之所以存在或成立,背后必须要有一个人设或者故事,好莱坞靠各类IP通行世界,是“脱实向虚”、以虚为进的典型,之所以存在总有其道理,这里借助这个概念做一些思考。

 

01 为什么我们要执着于“工业化”以及什么样的“工业化”?

 

在去年的《新营造》杂志上我曾推荐过一本书,杂志也转载过文一教授《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相关介绍。我们为什么要执着于“工业化”?我们对“工业化”的理解有没有偏差?作为和官方经济智囊之一林毅夫教授在理念及学术观点相近的经济学人,文一教授的学术观点、论证过程、细致观察值得一读。相反,作为与林毅夫学术观点差异较大的北大张维迎等西方经济学派代表人物,如果认真研读其学术观点及论述,会时时头疼问题设定及论证缺陷。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许多经济学者屡屡暴露其问题设置、论证过程等重大缺陷,论述与产业实际可能存在脱节,始终纠结于西方经济学产权等概念不放,即使中国经济早已走过那个概念产生的年代,依然还停留在旧时代里不能自拔,靠理论模型,奔着让西方人能看懂的目的著书立说,但中国经济学研究重点不是为了用理论模型去生套现实进而让西方人看懂,那是本末倒置的做法。要靠当前中国经济学界这种学院式研究状态,一半是迎合式研究(迎合西方),一半是双标式研究(非要用西方的公式解释、发现中国经济这一新物种),不仅中国市场讨厌,西方学界也尴尬,任何冲着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僚式”研究风格,都是很可怕的,两边不讨好。有些经济学家到底有多少企业家朋友,深入过多少制造车间,研究经费有没有合理配置,这直接决定其研究成果的质量。西方经济学理论为什么会在中国存在问题,概言之,自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开始一路袭来的经济学翻译体携枪带棒、呼啸而至,本来就是带有偏狭视野的一种时代认知,但深受西方经济学理论侵染而成长起来的许多经济学家却将此当然地奉为圭臬,这也是当下许多企业家对经济学家存有偏见的原因。

 

“工业化”是需求细分、市场细分、阶层细分等社会综合因素造成的产品标准化、批量化、机器化生产、高效化管理、资源消耗最小、人工使用最少的一种必然,而且越是资源稀缺、市场广阔的国家,工业化的动能及诉求就越强烈。人为什么劳动?除了生存本能,还因为人的本性,想在特定劳动关系条件约束下,通过最有效、最少的劳动付出换取更多的闲暇,进而通过更多闲暇满足自己的爱好或欲望。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假日经济真正促进了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拉动了内需,这个路径是非常清晰的。当低品质的工业投资无法再有效提升经济结构转型时,惟有通过扩大福利、给大家放假促进消费、促进金融、促进服务业大力发展。时至今日,很多人还在怀念“五一长假”,虽然长假带来了交通拥堵、企业成本上升,但是反过来,也带动了公共建设投资及假日经济产业链的深化(包括与休闲度假旅游相关的各类产业)。

 

随着假日经济的不断发展,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中国制造要不断为了消费变化而调整(设计调整、产品调整、科技含量、渠道调整等等),因为原来的产品和服务跟不上趟了。但是,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崛起,假日经济通过线下带动中国的产业、制造业、服务业发展的模式又到达了一个极限。随着互联网经济、物流仓储经济迅速崛起,制造工厂越来越受挤压、产品创新和产品迭代越来越难,老百姓走出国门看多了,消费和审美自然就升级了,一段时间内还出现中国老百姓走出国门疯抢日本马桶盖的现象。假日经济、互联网经济所引发的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内需增长随之遭遇一阵寒流,线下实体相当困难,制造业被夹在增加投入以创新产品及消费者有多种消费选择的夹缝中求生存,伴随着假日旅游经济、互联网经济以及外贸进出口的扩大,几乎所有国内的终端消费品都遭遇了过剩危机。中国人之所以海外消费如此强劲,是因为海外不存在“消费升级”的突发状况,因为资本自由化会让消费升级的周期变短。但是国内与国外毕竟存在一个区隔,国内地区和地区之间又存在区隔,这就导致消费升级的周期比较长,商场刚改造一半,消费者又有了新的需求,产业投资又打了水漂,被动地应对消费升级,生活成本必然高。这就是我们坚持改革开发的原因。

 

大概就从这个阶段起,“工业化”对中国而言,内涵已经完全变了,那就是,工业化必须是高质量的工业化,必须拥有核心技术或资源,必须拥有产业链主导能力,必须能持续加大创新投入进行产品迭代,这和很多年前的来料加工业、前店后厂模式已经完全不同。“中国制造”最开始的社会价值,从政府角度讲是解决社会就业、贡献税收,是招商引资的重点,但是逐渐地,“中国制造”的这层社会价值逐步丧失了,既污染环境、还要低价拿地、还要求税收优惠、实际又解决不了多少就业,政府也不傻,赔本的生意谁愿意干呢?所以,“中国制造”的产业类型、项目类型在落地过程中被政府一挑再挑,政府要的是GDP、以营利为前提的税收贡献以及产业布局规划对区域经济竞争力的贡献。

 

但相反,我们来观察另一个商机和现象,结合最近热点,上海迪士尼。迪士尼是全球娱乐集团,在全球横行无阻,觊觎中国市场久亦。最终经过好多年谈判,我们不清楚其中经历过什么,几乎中国的一线城市差不多都参与过争抢,最终经过中央审批,落地上海浦东。在这个过程中,房地产开发商如万达、中国电影娱乐公司华谊等等差不多都在涉足主题乐园开发及运营,但受困于缺少强大的IP生产及运作能力,现如今,万达虽然收购了好莱坞院线及制作公司,但是实体化的IP主题乐园至今没有出来;华谊依托电影IP资源打造的华谊兄弟影视城,体验性虽然相当不错,但政府连配套给建个地铁站也不支持。中国电影娱乐产业转换为IP体验性主题乐园产品、娱乐型产品的能力还相当弱。在上海迪士尼这个钻石级项目落地上海后,北京不甘人后,迅速传出消息,要和另一家好莱坞巨头环球影城在北京通州建设全球最大的主题乐园。通过这个现象说明,由于IP生产及运作能力的困乏,很多时候,我们等于拱手把国内市场让给了国际巨头。这种消费升级产品,国内如果再不加把力,恐怕很多年后,中国制造、中国建造的产业链主导能力将不会有大的改观。而IP生产及运作能力的核心,就是内容生产、“中国设计”等比较软的文化资源、创新环境、科技研发等等,这也是“文化自信”的核心,是应对消费升级、产业升级无法回避的一座山峰。我们可能无法想像,一个主题乐园的打造背后可能站着诺贝尔奖级别的大咖在提供科技支撑。

 

消费升级是一种经济周期,也是消费者的心理过程,更是产业升级不可避免的重要一环。因为国人出国看的多了,体验多了,如果国内不主动进行消费升级、产业升级,那么“中国制造”的主导权当然会逐渐落入国外或者很难扭转投入和收益不成正比这种现象,所以消费升级和改革开放缺一不可。全球化让消费升级成为一种常态,它当然会带来产品迭代、产业升级、产业危机、经济危机……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过程,中国不可能置身事外。

 

国人从日本背马桶盖的事情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中国现在更开放,好的产品、好的创新就在身边,互联网经济让中国消费者连接全球,全球买、全球卖这种状况即使没有互联网,也可以发生,只不过效率会低、成本会更高一些,互联网确实促进了产品迭代、消费升级以及产业革新的速度。

 

我们执着于工业化,其实就是每个阶段坚持正确的工业化,不是低级的、重复的、与市场脱节、与垄断捆绑、无视消费升级的工业化。工业化的本质还是服务于终端消费或体验,消费升级是不可规避的社会运行规律。如果工业化与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的关联性不强,则工业投资将无效、产品迭代将受阻、产业创新将停滞,长此以往,过分的投入必然反映在畸形的资产价格上,因为必须有一个锚点来承受这些“无效劳动”所投入的成本,这也是下一次产业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爆点。

 

02 建筑产业化的四种模式的“工业化”?

 

建筑产业化、建筑工业化、装配式建筑等概念的提出,都没有问题,都是着力于某一个方面,是建筑产业面临消费升级、产业升级、产业革新时一个自然的命题,这不是无根之木,而是有其宏观背景、产业视角以及社会消费观念演进等综合因素。针对当前的建筑产业化,目前有四种模式可资概括(个人愚见,仅供参考),也可以作为四大IP故事进行演绎。

 

模式一:圈地模式

 

这是建筑产业化的最初级模式,就是中国工业化刚起步阶段最先开始的模式,各级政府需要发展工业,解决税收及就业问题,而资源价格、劳动力成本又相对便宜,各级政府纷纷欢迎,以极小的土地代价带来政绩和税收,这是一门双赢的生意。差不多建筑工业化刚起步的时候,都可以归入此类模式。比如生产管桩、电线杆、地铁管片……只要需求比较刚性,市场潜力巨大,有为了公共基础建设或地产开发做贡献的建厂土地需求,政府也乐见其成。在以工业投资驱动经济发展的阶段,中国制造业顺理成章地扩展到基建、工厂、住宅、公民建等建设领域。而建筑业最开始向制造业转型的动力,就是通过制造业投资可以换取未来的发展资源。

 

模式二:产品模式

 

产品模式是建筑产业分工细化的必然。万科建筑工业化历经四代,宝业建筑工业化不断丰富内涵并升级产品,远大的建筑工业化产品对外宣称历经六代。迭代是产品的一种规律,为了适应不同阶段,必然要开发创新。当然建筑产业化的“产品”概念,从工业化角度讲,更类似于汽车产业,从概念车到不同标准、不同品牌、不同规格的产品序列,而与整车相关的还有发动机、变速箱、离合器、传感器、车内装潢等零部件相关的产品,汽车零部件10000个,等于有10000个细分的零部件产品细分市场。建筑工业化的产品模式同样可以遵循这个规律,从概念房屋到不同材质、不同标准、不同规格、不同场景的产品序列,但难点是产品的前提一定是有序的、标准的、细分的、可复制的,这样建筑作为产品才能进化为制造业模式。假定建筑能拆分成8000个零部件细分市场,那么必然会有主导产业链的企业涌现,而且能给房屋标上品牌,从这个角度看,建筑产业化其实是中国制造业在建筑产业领域内的一种覆盖。从制造业角度讲,建筑业并没有产生新的东西,但从产业链整合角度讲,如以产品思维推进,建筑产业处处都需要创新。

 

模式三:工具模式

 

建筑工业化的工具模式是指,产品形态不用去管它,因为产品是无限个性化的,但是可以集中精力及资源在实现产品无限个性化的工具这个领域上,即“柔性生产”“智能智造”等等比较潮的概念上持续发力。但我们必须明白一个事实,优衣库、无印良品之所以能做成功,是因为这些企业把中国人或者全世界不同人种的“大数据”研究透了。它的生产参数和规格是完全按照收集到的信息,标准化、细分化,所以生产依然是基于标准化的,否则它成本下不来。这种工具模式,其实就是“大数据”模式,在大数据中发现标准化、规格化、大工业化的整合机遇,在万千不同中找“相同”,共性拼单、化零为整,进而消灭了大部分“手工”作坊的低效率状态、不适应消费喜好变化的迟钝,“总有一款适合你”,这绝对是工业化的高级阶段,以“大数据”为基础。但是对我们而言,现在有中国建筑的大数据吗?我们恐怕还下不了这个结论,因为房屋设计的房型可以抄来抄去,收纳空间尺寸可以抄来抄去,在去模数化时代,中国人种的身高、作息习惯等等都在快速演变、趋于模糊,基于生理及心理特点去重新构造中国人的空间模式、场景习惯进而规划出不同产品,这是巨大的、浩繁的大工程,我们的建筑大数据都沉淀在过去,通过不断失误、试错杀出了一条血路。在尚没有完成工业化转型的建筑产业,在这个发展路径上如何演进还只能去想象。如果按照这个模式,PC预制和现浇本身都是可以高度工业化的,还会有巨大差别吗?

 

模式四:服务模式

 

所谓服务模式其实就是建筑工程的专业服务、咨询服务或项目设计、制造、建设、运营服务的整体打包形式,它是基于产品模式、工具模式之上的一种收益模式。严格说,相当于拥有了某种核心产品、某种核心装备、某种独特专利之后的服务延伸(不以产品销售为导向,而以服务延伸为导向),类似于“买话费、赠手机”,手机不值钱,只是用赠手机这个行为捆绑未来的长期收益及预期。未来,产品、装备、机器本身都可能不值钱,都可以通过租赁模式进行演化,惟有服务是可以实现长久收益的模式。服务的产业链越长,前期投入就相当于租赁成本而不需要作为固定成本。这种模式可能未来在建筑产业化领域内是有可能的,它比目前所说的EPC工程总包服务的概念可能还要广阔。

 

以上四种模式其实是四个故事,四种人设,相当于四个独立的行业。但这四种模式相互交织,又真切地存在于当前的行业转型升级现实中。无论如何演绎,希望演绎出光明未来。



 

返回列表

天意机械 版权所有 www.qbscx.cn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3006208号-7